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你呢?

2021我们与您携手共赢,为您的企业形象保驾护航!

在三季度财报中,嘉楠科技宣布将开展挖矿业务,时间是未来6个月内。张楠赓知道自己迟到了,但这个业务也并非看到热钱涌入币市后“拍脑门而定”,前期的调研和准备工作已经推进了两个季度。

站在币圈之外,不能只是矿机生产商,是嘉楠科技从2016年就确定的路线。

公开资料显示,从2013年公司发布全球首台ASIC区块链计算设备,到4年前开始AI芯片研发项目,嘉楠科技一直在开辟一个新的芯片战场,那是张楠赓认为对的方向,“只要大方向是对的,走一些弯路不重要,走弯路也会到那个点,总会到的”,对于市场上对嘉楠科技AI芯片业务的质疑声音,张楠赓很坦然。

在与36氪的对话中,张楠赓并不避讳AI芯片发展较慢的问题,这既有整个行业泡沫破裂后不如预期的原因,也有to C市场的用户教育还需要时间的因素,而且芯片本身业务需要至少5年时间的积累。

在等待行业爆发的过程中,嘉楠科技的AI芯片业务有序推进。

2018年9月,嘉楠科技发布了代AI芯片勘智K210,这是全球RISC-V架构自主知识产权商用边缘AI芯片;第二代芯片勘智K510已正式投片,有望在明年季度量产,比一代芯片提升了3倍的算力。

以下对话经过36氪整理:

这一轮币市大涨,是因为基本面变了

36氪:8月以来,数字货币行情越来越好,10月之后,比特币出现了持续性的拉升上涨,12月初,比特币价格创下新高。作为行业的重度参与者,你怎么看这一波上涨的?

张楠赓:一般是三个时间尺度,长期、中期和短期,长期来说,我们本身在这个行业里,肯定是长期看好,短期来看,没有办法预测,就像去股市炒短线是很难赚钱的,但中期来看,现在我觉得整体还是比较倾向于乐观的一个态度。

36氪:是出于什么原因,会倾向比较乐观的态度?

张楠赓:还是有很多能参考的技术指标,比如说大机构参与的程度、散户参与的程度。要看到更深层次中不同的东西,如果基本面没什么变化就涨了,原因就很简单,可能是炒作,但这一次其实有看到基本面上的一些变化。

原来确实以极客或者是不太大的机构去参与为主,这一轮是一些大机构甚至是传统金融机构在参与,在某种程度上,是用代替黄金的思路来进行相关的金融操作等等。

2017年年底比特币上到了一个高点,到现在过了很长的时间,该消化的东西消化掉了,行业在走向更稳健的状态。

挖矿业务已经在路上,优先顾及矿机销售火爆的局面

36氪:在嘉楠科技的今年Q3财报中,提到未来会去发展挖矿业务,财报电话会上进一步明确挖矿业务会在未来6个月内开展。其实早在这之前,已经有矿机生产商在从事挖矿业务,嘉楠现在入局,会不会太晚?

张楠赓:当时有几个可选路径,一个是走向资本市场再开展相关业务,另一个是先开展业务再走向资本市场。前者的话,我们上市相对会比较容易一些,后者的话,面对的问题更多、不确定性更高。这两条路径选哪条都可以,我们选了条,

具体说到晚,挖矿业务应该是上市以后马上筹备,大概两个季度就差不多了,主要还是在今年受疫情影响以及其他的一些原因,现在来看相对晚了可能至少六个月。

36氪:晚这六个月错失了什么?

张楠赓:其实也还好,因为这个市场本来也没什么大变动,赶上这波上涨可能也是个运气。

另外一点是说我们不是开完会后大家拍脑门开始做,今年从第二季度开始,到第三季度已经做了大量的调研和准备工作,包括遴选场地、改建或者投资,这都是以年为单位计算的周期。

36氪:目前的筹备工作的具体进展是到了哪个阶段?下一步计划怎么展开?

张楠赓:我们把需要的场地以及整个工作流程都做得差不多了,可能就有一个小问题,现在确实销售太火爆了,所以没有办法把大量矿机产品投入到自营挖矿这个业务。

机器销售比较好的时候,我们就销售多一点,币价波动了,销售不好了,我们会用自营挖矿来吸收这部分,或者用算力、整机转让甚至是整体场地转让的方式,这是行业验证过很多次的一个成功的商业模式。

如果牛市持续,我们计划明年上半年有百分之十到二十的产能会放到自营挖矿业务上去。

36氪:对挖矿业务,有一个什么样的预期?

张楠赓:我们现在的最紧迫事儿分两块,对内是改善供应链的运转难度,因为咱们这个行业峰、谷转换太快;对外,我们看起来更像是传统的制造企业,业务在销售设备以后就结束了,没有吃到太多整个行业红利,挖矿只是产能打通的步,这一步挺重要的,后面其实会有一些新的商业模式。

我们的很多客户希望参与挖矿,这是一种投资行为。投资公司要满足客户的需求,就要收集场地运营,甚至维修以及和政府沟通等等。我能看到客户这些需求,有责任或者能力去满足,服务在这个行业做投资的人。

36氪:机器销售的火爆,是在币市开始上涨的时候出现吗?

张楠赓:分界点我就可能还要在(比特币价格)1万5吧,之前不是没人买(机器),但不是那么活跃,过了1万5后,就变得很活跃,然后到了1万8、1万9,可能也摸了一下2万,就真是一个非常供不应求的状态。

这个行业比较微妙,基本上只有两个状态,供不应求和供过于求,很少有供需平衡的状态。

36氪:Q3财报还提到,接下来会发展数字货币的持有业务,出于什么目的?

张楠赓:这是连在一起的事情,进行挖矿必然就会持有一部分数字货币。另外对于我们来说,在价格比较高的时候卖掉数字货币,可以得到更多的利润。以前只是销售矿机,只有法币收入,参与挖矿后,公司有灵活性去做这些事儿,利于公司整体收益。

“阿瓦隆制造Avalon Made”标准:是时候让矿机标准化了

36氪:然后咱们今年有一个新提出来的“阿瓦隆制造Avalon Made”标准,是基于什么要制定这个标准?

张楠赓:矿机发展这么多年,标准良莠不齐,我们每一代机器的结构设计也不尽相同。以前机器可能用一年左右,就基本上濒临淘汰,现在可能每台机器至少用两三年了,就对它整个设计、制造和耐用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今年开始,芯片的发展到了某个阶段,包括耗电量、散热要求也到了更高的阶段,我们今年做了内部研发,把整个机器的硬部件平台化。

36氪:有消息说目前嘉楠的矿机生产有受到三星芯片的产能制约,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

张楠赓:年初的时候我们公司内部就有一个比较明确的判断,今年的产能会有问题。上半年整个市场不明朗,大家都不备货,我们也不能备货。9月结束之后,市场回补之前延迟的订单,紧接着是传统的淡季。

今年中和下半年,有更多的东西出现,三星的显卡在挖矿上的表现实在太好,高通和英伟达的一部分产能从台积电挤到了三星,但三星的池子更小,一挤就爆。到现在为止,三星整个产能全满,数字货币这个行业优先级并不高,所以肯定会受影响。

年初我们说两条腿走路,在三星和中芯这边都去做相应的布局。现在结果看来,三星那边可能产能紧缺,中芯国际这边不错,我们就去把它的产能利用起来,现在,生产线基本上刚跑顺。我们订单已经排到了明年年中,后面的压力不在销售上,是在整个供应链和生产上,这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

to C场景对芯片算力的需求被低估了

36氪:其实嘉楠自己也在做芯片,2016年开始做端侧的AI芯片,到现在已经4年了,你对目前的自研芯片业务的发展是什么评价?

张楠赓:AI这块,从供应链角度来说,比较纯粹的AI产品,出货量相对较低,行业没有发展起来,原因是什么?明显这不是个伪需求,那就是产品问题,用户体验差要不然就是贵,现在可能两个原因都占了。

如果不计成本的话,AI产品可以搞得不错的,比如家用扫地机器人怎么躲袜子,智能门铃怎么不在门口随便过去一个人就弹窗提醒,这些技术上都有办法解决,但没有解决,原因就是就成本太高。

AI产品对应的是to C小场景,大家可能低估了这种场景对于算力的需求,其实它需要的是非常高的技术水平。

36氪:这个高成本的问题可以解决吗?

张楠赓:我自己的话就是要解决成本高这个问题的,这个跟设计理念有关,就是把做矿机的产品设计理念挪到AI场景,但行业有个明显问题,比如一些公司,可能用一个老的方案做一个效果奇差的产品,但要更便宜一点,很多人就会偏向更便宜的。在to C市场,非常容易出现劣币驱逐良币。

36氪:公司端侧AI芯片目前哪些领域走得比较顺?未来发展有什么规划?

张楠赓:现在我们的AI芯片主要应用在机器视觉,教育场景应用也比较多。

开始我们做端侧AI芯片,认为是在做一个增量市场,不是零和市场,但现在也会去做替换市场,但不是简单的替换,是要做功能升级的替换,但长期来看, 还是要做增量,因为替换市场是有限的,我们也很关注在增量的市场里,当端侧设备有比较高的智能化和算力以后,会衍生出什么新的应用。

36氪:to C不太标准化,其实会更难一些,我们会看到很多企业可能选择to G,跟政府去合作。

张楠赓:to G是比较粗浅的,相对比较简单,大家可能不容易发挥自己所长,但确实有商务优势,现在对AI这块儿投资非常大的。 但C端的市场是更大的,另外我们公司的slogan是“提升社会运行效率,改善人类生活方式”,这是我们的一个目标,就是希望自己的产品能够用到千家万户。

36氪:达到这个目标之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行业当前的现状似乎还不允许?

张楠赓:现在端侧AI并没有如预期一样发展起来,可能处于发展曲线泡沫破裂以后的下滑通道上,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慢慢起来。

36氪:在端侧AI芯片这个领域里面,到现在为止没有什么头部企业走出来,作为其中的一个玩家,你怎么看这个现状?

张楠赓:头部企业的话,2017、18年的时候,市场上看到了很多不错的芯片,但比较悲哀的是说大部分芯片止于纸面。

我们自己做产品推广的过程中也遇到了问题,用户端对于什么是端侧AI 芯片其实没有很深的理解,要么认为这个东西做不了什么事儿,要不然认为就是强人工智能, 所以对市场推广来说会存在一定困难。

36氪:端侧AI芯片在推广中还有哪些问题?

张楠赓:比如当年人脸门禁机的推广,用户觉得两三块美金不可能,但就是可能的,因为计算架构发生变革,以前是拿这个通用的CPU在做智能门禁,现在是专用的硬件,不仅便宜,效率还高出之前好几倍。

但面对设备采购的厂家,他们以前卖客户可能一万块钱一台,现在我们要降到百分之一的成本、卖个十分之一价格,厂家会很恐惧这件事,就像火车刚发明出来,很多人去抵制火车,人类就是在重复同样的悲剧一样。

K510芯片:一款市场测试产品,更倾向5G应用

36氪:在芯片这块,嘉楠目前具体的技术积累是一个怎样的状态?

张楠赓:工艺走得很远了,其实一代芯片的时候很顺利,新团队做了做两年不到,完成了技术验证的工作,甚至现在每月现还能卖个几万片、十万片,这已经超出了我的正常预期。二代开始会继续走原来的路,首先还是要坚持自主研发,继续坚持RISC-V架构CPU ,并且加大对于这一块的投入和团队资源。

K510芯片的研发,还有一个大的收获是有了一个成建制、能打仗的团队。

公司原来是按照事业部划分,矿机一边,AI一边,之后会按功能去分,前端设计、物理实现等等,会做一下review ,把优势做长,把短板补上。也会做更多基础方面的研究,芯片设计是一个特别注重积累的事,这个时间可能至少要5年。

36氪:对于接下来定位中高端的K510系列,有什么安排?

张楠赓:如果分两个方向,从替代性来说,跟海思的Hi3516EV300有类似的地方,另外这个产品是对中高端市场的一个测试产品,不是完全由技术主导的,是产品加场景来主导的,

真正智能的IPC,K510就可以做,有效优化之后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自动驾驶也可以试一下。一代主要是对人脸这种静态的识别,二代开始就对人的行为开始分析,也不是单人,而是多人或者做到大场景下的高清,还能支持5G。

36氪:接下来其实有一个大环境的变化,嘉楠的端侧AI芯片和5G会有哪些想结合的东西出来?

张楠赓:K510就是更倾向于5G应用的一个东西。K210大部分场景是窄带的,是为了减少数据传输的量去设计的。5G开始可以做高清、大量的数据回传,但是回传完数据之后,中央机房会过载,所以很多时候希望把数据做一定的结构化之后再回传,那种场景就需要端侧的计算能力。K510可以在传感器附近实现数据结构化,能在摄像头内就实现,包括楼宇级的,可以先接十个二十个摄像头,统一处理后再回传数据。

36氪:从2016年开始,嘉楠发展AI芯片,就是有一个

我们凭借多年的网站建设经验,坚持以“帮助中小企业实现网络营销化”为宗旨,累计为4000多家客户提供品质建站服务,得到了客户的一致好评。如果您有网站建设、网站改版、域名注册、主机空间、手机网站建设、网站备案等方面的需求...
请立即点击咨询我们或拨打咨询热线: 18631106018,我们会详细为你一一解答你心中的疑难。项目经理在线

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你呢?

2021我们与您携手共赢,为您的企业形象保驾护航!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热线电话

18631106018

上班时间

周一到周六

公司电话

400-0311-523

微信二维码
线
在线留言